这么帅还要什么自行车

吱呦呦的自行车,东倒西歪
评论即是动力!
接受点梗请务必督促我更新。

【abo】【贾尼】人工Alpha 06

这张也许挺无聊的?完全是Tony自己的一人乐…对应的是上一章所稍微描写过的Tony的梦境。和J约会嘿嘿嘿,而这一章的梦稍微有一点超过“朋友”的界限了,所以其实我写的挺开心的。但是可能有点流水账?无论如何请留下您的评论!告诉我您是怎么想的?万分感谢!

06



——我需要时间。

一夜未归的那晚Tony和体内的所有自己谈判,包括他的理性和感性。他们全部同意Tony的意见,也同意Tony提出的解决办法:停止实体化。

然而这并没什么用。因为Tony在这之后的半个月时间里一直拒绝思考关于感情的问题,尤其是和Jarvis相关的。他知道他应该好好的考虑,并且他也决定这样做。可是如果他呆在家里就意味着他不得不生活在被Jarvis所包围的世界里,在这里只要他一听到Jarvis的声音他就完全丧失了思考的勇气。而他又原因不明的坚决拒绝出门。

Come on,Tony!勇敢点!

他无数次的对自己说,同时伴随着用扳手用力敲打他正在制作的某个金属部件的声音,就好像在用力敲击他的脑袋一样试图让自己清醒。

但那是Jarvis。

有一个声音小声说。

没错,那可是Jarvis。Tony点头同意,然后不得不放弃思考。

原因并非Jarvis是一台超人工智能,毕竟你看,他的身体的半成品就摆在Tony工作间的正中央。无论是不是人类只要有一具完美的人类身体那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而且Tony向来喜欢对现代社会的一切循规蹈矩表达鄙视,用自己的发明和理念对那些陈旧迎头痛击。他永远认为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才有资格享受螃蟹的鲜美。爱上自己的造物并不能使Tony恐惧,他所恐惧的是“爱”本身。

当然Tony是个人类他的数据库中毫无疑问的拥有“爱”这一情感单元,可是把自己的半辈子都过得像Alpha一样的Tony无论怎么说服自己都无法让自己正视他想要被Jarvis拥抱这一事实。

毕竟,这,这太不合理了!

三十六岁的Tony十六岁第二性别觉醒,十七岁迎来了初恋——一个E cup的美丽Omega女性,Tony依靠自己的漂亮脸蛋和花言巧语获得了她的芳心,他们在一起三个月,期间的每一次结合都毫无疑问是Tony掌握主导权。

在之后的每一段感情中,Tony Stark都凭借自己的铁腕(以及药剂,当然。)永远掌握着主导权。他从不考虑任何有可能会让自己屈居人下的可能性。例如和Beta谈恋爱。Alpha?更别想!

而危机感更是让他即使是嗑药宿醉的青春期他都从未在酒吧和任何一个人发生任何关系。 Kiss?OK.

Hug?Come on.

Sex?Get out!

无论如何沉迷于酒精或者幻象,Tony都牢牢地记着自己不可以被任何人占便宜,即使那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个Omega,来勾搭的目的也是为了让Tony上他。但是Tony永远拒绝在脑子不清楚或者在身体没力气的情况下接受邀请。

Tony拒绝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所以到底为什么我会想要被Jarvis拥抱?作为一个…well,Omega.Tony皱着眉思考这件事情,而答案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正是这种迷茫感让他大脑一团糟。而且说真的,这有点儿羞耻,不是吗?

所以Tony逃开了。

第十五天晚上Tony做了一个梦。

就和他之前所梦到的所有梦境一样,唯一的区别是这一次他是一个旁观者。

梦境的开头是在他的家里,他看到梦里的他和实体的Jarvis在一个雨后的下午出门,Jarvis比梦里的Tony要高一个头左右,拥有Tony喜欢的灿烂的金发和海蓝色的眼睛。Jarvis穿着白色的衬衣搭配黑色的马甲,西裤还有皮鞋,打扮的像个从英国贵族家族走出来的执事。他在出门前观察了外面的天气,又给自己额外加了一件薄薄的长款风衣,从背后看可以勾勒出他完美的倒三角身材以及衬托出他的傲人身高。而梦里的Tony坚持穿他的休闲外套,里面只有一件沾满机油的工字背心,被Jarvis严厉制止了,最终梦里的Tony嘟嘟囔囔的换上了T恤,上面印着他最喜欢的摇滚歌手。

两个人先后出门,没有乘车,而是依靠双腿和彼此在街上行走,享受湿润的空气和漂亮的街景。走着走着他们就并排了,两条手臂在行走中互相摩擦,渐渐的越来越近,最终十指相扣。他们偶尔交谈,Jarvis微微低下头,做出倾听的姿态;而梦里的Tony则抬起他的大眼睛,让里面狡黠又明亮的光直视Jarvis。

之后他们进了一家咖啡店喝咖啡,然后为梦里的Tony该不该点那么多甜食展开一场辩论。最后以Jarvis 轻描淡写的胜利而告终。梦里的Tony气的想掀桌子,被Jarvis安抚的握住手,拇指摩擦着他的手背和因为搞小发明而造成的一些薄茧。于是梦里的Tony安静下来,靠在Jarvis的肩上懒洋洋的吃完了一份奶油松饼。

Tony有点惊讶,他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可还没等他想明白,镜头一转梦就已经不在咖啡厅了。他们坐到了电影院,倒数第二排的两个相邻的位置上。屏幕上播放着一部超级英雄题材的科幻片,一群管自己叫“复仇者”的人职业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两个人分享同一杯爆米花,梦里的Tony一边吐槽一边不停的往嘴里塞爆米花,Jarvis只管安静的听,偶尔用手指抹去梦里的Tony嘴角的碎屑,一眼也没有往屏幕那里看去。电影过半的时候Jarvis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个盒子,两个Tony都一眼认出这是他最喜欢的甜品店的打包盒。然后他打开盖子,里面有六枚甜甜圈。

Hey,这绝对有哪里不对。Tony像个幽灵一样围着两个分享甜甜圈和爆米花的人打转,神情严肃。我凭什么要为了这点小事惊喜?他不高兴的看着明显很开心的另一个自己,闷闷的想。Jarvis为自己打包甜食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只不过是搞的好像情侣之间的惊喜而已。

等等,情侣?Tony瞪大了眼,好像突然就明白了什么。不过还没等他整理好镜头就再次切换了。

他们并肩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梦里的Tony在说一件事情,眉飞色舞手舞足蹈,Jarvis在一边安静的听,不时用简短的话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聊了很久,直到白天变成了夕阳。Jarvis先抬头观察天色,然后站起来并且把梦里的Tony也拉起来,接着拥抱着他,给了他一个嘴对嘴的亲吻。

旁观者Tony吓得不轻,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整个梦境里唯一一句声音。

“Sir,我爱您。”习以为常的英腔在这一刻染上了和以往不同的深情。

然后?然后Tony就惊醒了。

睁眼的那一瞬间甚至发现自己流汗了。

他躺在他的大床上对着天花板回忆这个清晰到有点不正常的梦。然后乱七八糟的想着些有的没的。比如最后那句话有够老土的,他是不是应该考虑给Jarvis升级一下了?至少能说一点新鲜感十足的台词。毕竟这可是这出默剧里唯一的声音了。

还有为什么他会梦到J亲他,而且上帝啊,为什么他好像还看到Jarvis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为什么他还看到他自己也伸出了自己的舌头?为什么他还显得那么迫不及待那么…渴望?

而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他该死的因为上面这两件事脸红?为什么这场梦让他的心口发烫!老天!

Tony瞪着天花板很久,直到脸上的温度降下来了而且心跳也不再那么剧烈,他才开口:“Jarvis,你怎么想?”

“您指什么?”刚刚在梦中出现的声音再次出现了,而这次在现实中。可是Tony却觉得和梦中相比Jarvis的声音少了一点儿什么。好像是,没有梦中那么深情?这让Tony有一点沮丧。

“不,没什么。晚安。”他一转身扯着被子闭上了眼。

和Jarvis谈自己的梦?算了吧!他虽然厚脸皮但也还没有那么厚!

评论(32)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