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帅还要什么自行车

吱呦呦的自行车,东倒西歪
评论即是动力!
接受点梗请务必督促我更新。

【abo】【贾尼/锤基】人工Alpha 07

下次再写这么长我就去死!!!写到最后变成流水账真的非常抱歉QWQ关于锤基的故事会在番外完整交代,所以就没有详细的描写。



07



在这之后的好几天晚上Tony都会梦到Jarvis,和以往不同,梦中的两人关系更像情侣而非朋友,他们的相处模式也让Tony无数次的想到“约会”这个单词。

这往往让Tony有点尴尬又有点脸红,虽然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但是他已经开始期待每天晚上的梦境了。毕竟,和Jarvis约会,这对Tony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不过很快Tony就不再期待梦到Jarvis了,原因是梦境就像是故意和他作对一样,在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例如,Tony有一次梦到了在约会后和Jarvis在酒店的大床上翻滚,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叫的能把狼招来。而Jarvis更是表现出了一个Alpha应有的能力(也许是Beta,毕竟Tony不能在梦里闻到信息素的味道),持久,强力,一直操到Tony崩溃着哽咽对他求饶。说了很多稀里糊涂的混账话,反正Tony醒来后耻的半天没搭理真正的Jarvis。

如果这已经足够令人尴尬了的话,那还有更加过分的。

梦遗。

当然,当然,我是一个正常的男性——不管什么狗屁第二性别,只要我有那根玩意儿并且精力充沛我当然有梦遗的可能性,虽然…

老天!我都三十六了!又不是青春期!

Tony拥着被子坐在床上,痛苦的撑着自己的额头。内裤里面湿漉漉的触感他已经在几天里充分的享受过了,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这样,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一觉睡到了青春期。

当初十六岁的Tony在他的小床上瞪着那摊痕迹表情龟裂的录像至今还存在老Stark的电脑里,而Tony用尽他二十年的光阴都没办法删除这个加密视频。

而更羞耻的还在后头。

他的后面也同样未能幸免。梦中被贯穿的快感还停留在他的身体上,虽然只是梦,但这充满性幻想的假象依旧令他的后面饥渴的张合。

该死的Omega。

Tony愤怒的咒骂自己的第二性别,并没有深想这件事背后的含义。他只顾着像个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初中生一样偷偷摸摸自己去洗内裤,而且还要小心不被Jarvis发现。

他在十分钟内内想了至少十八个理由以期说服Jarvis让他关闭洗手间的监控。每一个都被Jarvis在三秒内轻描淡写的戳穿。

Tony咬着牙,用一分钟在脑内演练了一下在Jarvis的监视下清洗内裤的画面——No!

“Come on,Jarvis!给我一点儿隐私!”他不得不喊道。

“虽然体检结果并没有说您患了痔疮,As you wish.”Jarvis轻描淡写的同意了,语气和刚刚他拒绝Tony时一模一样。

虽然Tony也明白如果不关闭卧室里的监控的话,全天二十四小时无休的Jarvis肯定把他每个晚上的反应都尽收眼底了(老天,我没有说梦话的习惯吧?),但是如果要他真的收回Jarvis在卧室里的权限,他也不想这么做。

且不说这很委屈Jarvis,Tony自己也无法想象没有Jarvis陪伴的睡眠。

到这天为止Tony已经在家里龟缩了二十八天,没有注射任何一针药剂,也当然没有和月刊女郎春风一度。更别提那间三流酒吧。

他的大脑目前塞满了Jarvis和梦境,根本无力思考关于日期的事情。这是他自从十六岁以来的第一遭。

第二十八天早上八点,Tony收到了很久没联系的Thor的电话,上一次和这位朋友见面好像还是在马德里,Tony和Thor在一家宴会上相逢,彼此怀里都搂着一个漂亮的Omega。由于他们怀里的小炸弹,Tony 和Thor只来得及点了点头打招呼就擦肩而过。一个去楼上的房间,一个下楼开车回下榻的酒店。

第二天早上Tony原准备去拜访Thor,却从当地的报纸上看到“黑发男子扛着机关枪闯入某五星级酒店,一名女性Omega中枪送往医院救治。据目击者称看到凶手追着一个金发男子从酒店里消失了。”的新闻,不得不遗憾的放弃了去拜访老朋友的计划。

这次Thor的电话可算是两年来的头一遭,老朋友标志性的古英语从电话那头传过来,竟然还让Tony有点怀念。

“Stark,好久不见了,来我这里聚聚吧。”

“Thor?稀客啊。”Tony仰躺在沙发上一边噼里啪啦的按PSP一边回复。“你竟然还活着?Loki竟然还没有把你干掉?”

“Loki?”Thor的声音在提到这个名字时明显温柔了不少,他说“具体很难和你解释,见面聊吧,他也在。”

“什么?喂,喂?”

“Sir,Master Thor已经挂掉了。”

Tony躺在沙发上出了会儿神,用来反复品味Thor让他浑身鸡皮疙瘩都立正跳迪斯科的诡异温柔声线,直觉有哪里不太对。

好奇心和老朋友,两个加起来终于打败了Tony的龟壳,他爬起来耙了耙头发,准备去赴约了。

“Jarvis?”Tony一边走向衣柜一边呼唤他的全能管家,“把我的药剂拿过来。”他没有自己亲自去是因为他要花比以往更多时间挑选衣服。如果赴约的对象只有Thor那当然无所谓,可还有Loki。Loki那个舌头上淬满了毒液的家伙不放过任何一个损Thor好友的机会,他可不想在Loki那个刻薄的家伙面前因为着装品味而被挑剔。

“Got it,sir.”Jarvis应了声,难得的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Tony的所有药剂,包括抑制剂在内都是由Banner一手包办的。虽然研究的时候有Tony的参与,但是研究出来之后Tony就完全甩手不管了,把一切都丢给Banner。毕竟他比起生理上的研究还是更加喜欢机械。

Banner每三个月将Tony需要的药剂送来,Tony则返还Banner一大笔佣金。送来的药剂都被Tony放在一个小屋子里,除了他自己只有Jarvis能够打开。

操纵机械臂拿药剂的Jarvis注意到Tony的药箱里只剩下最后一针暂时转化剂,抑制剂更是一针不剩。先前由于Tony猖獗的泡吧行为,药剂用的比之前快了许多。看来需要提前致电Banner。

Tony走后Jarvis在第一时间联络了Banner,询问药剂的事情。

“抱歉,Jarvis。”电话那头Banner无奈的说,“我大概一个月前给Tony打过电话,就是想说这个的问题。”

Jarvis从记忆库中找到了那次来电记录,正是Tony彻夜飙车的那晚。Banner打来电话可还没等他说完Tony就强制静音了。于是Jarvis问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吗,Dr.Banner?”

Banner头痛的叹气:“Hulk之前砸碎了我的实验室,所有的东西都被砸碎了,我还没有修好它们,恐怕没有办法制作药剂了。不过我上一次送去很多,只要Tony省着点儿用也能撑到我修好实验室。”Banner乐观地说。

“太晚了。”Jarvis默默的想,Stark从来不懂节省怎么写。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礼貌的寒暄几句挂断了电话。

暂时转化剂只有Banner能制作,抑制剂则不同。光是纽约就有大概四十家拥有合法贩卖权的商店,全天二十四小时营业,为任何有需要的Omega服务。

可惜Tony的身份证上写的是Alpha。而Jarvis呢?Jarvis连身份证都没有。这件事情的紧急程度大概能排到Jarvis的工作日程表上的前三,理应在第一时间通知Tony。但是Jarvis在快速的计算过Tony的发情期后,将这件事从自己的备忘录里删除了。

另一边,去赴约的Tony到了他们约定的酒吧。由于他难得的好好挑选了衣服,并且拾掇了一个不错的发型,他几乎是一下车就被人给认了出来。

当Thor寻着嘈杂的声音到外面找他的时候,就看到他的朋友Stark潇洒的依着车门,给一个激动的好像随时要昏倒的Beta签名。

“让一让!”Thor挤进人群,仗着他强壮的手臂把明显乐在其中的Tony拉出了人群。

“Hey,Thor,好久不见。”Tony把自己的领子从Thor手里抢救出来,若无其事的和他打招呼。

“没错,很久没见了。”Thor点了点头,“你一如既往的…”

“我知道你想说英俊,潇洒,cool或者其他随便什么夸奖。”Tony打断了他。

“显然不是。”两个人的背后传来一声阴森的声音,每一个尾音都细微的上挑,听起来如同优雅的大提琴,可惜弹奏的却是死亡乐章。

Tony了然的扬了扬眉,连头也没回就和对方打招呼:“hey Loki,你从马德里警方的手里逃出来了?”

“你又怎么样?听说你因为私生活混乱导致阳痿现在闭门不出?”

两个人互不相让。

“这是污蔑。”Tony转过身和Loki声明。“难道我本人站在这里还不足以打消这毫无理由的诽谤吗?”Tony毫无顾忌的在酒吧门口放出热烈的Alpha信息素,引得周围掀起一阵小小的骚动。

Loki抱着胳膊倚在门上,穿着黑色的长款风衣,身材好的像个在T台走秀的男模。他对着Tony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好了,我们进去说吧。”Thor阻止了两个人在酒吧门口就开始斗嘴的行为,抬起头对着某个方向做了个手势,人群就慢慢的疏散了。从角落里走出来一些穿着严谨的男人,每个人的腰间都鼓鼓囊囊,他们分散开来在酒吧的外部停停走走,时刻注意酒吧内外的安全问题。

Thor一手抱住Loki一手按着Tony的肩膀,把两个人推进了酒吧里。

Loki是这间酒吧的老板,他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一个幽静的地方给他们三人叙旧。落座后,Tony用了大概三分钟的时间阐述自己的精力旺盛的一如青春少年,什么阳痿都是绝对的污蔑。Loki则言词锋利的将Tony的每句话都堵回去,Tony也不客气,再把这些话推过去。两个人你来我往,差点儿就发展成幼稚的打嘴仗。Thor在一边拿着酒杯闷笑。

“如果你不那么讨人厌我还会考虑把我的得意发明送给你一点儿…等等。”Tony动了动鼻子,做出明显的惊讶的表情。“你怎么…”

“你是说暂时转化剂?谢谢,我不需要了。”Loki给Tony一个微笑,偏了偏头,故意把他的脖子露了出来。

在白皙的脖颈上,有一个突兀的红印子,正好是在Omega腺体的正上方。

Loki被标记了。

“我靠!”Tony吓了一跳,手里的酒杯都没能拿稳,威士忌撒了他一腿,而他甚至都没顾得上擦。

毕竟Loki是,或者说曾经是和Tony一样拒绝被当成Omega生活的Omega。他一直眼红Tony的暂时转化剂,可是一直没能拿到,为此俩人不知道斗了多少次嘴。

可是两年不见,这个曾经和Tony站在同一阵线上的战友竟然,竟然缴械投降了!

Tony维持着震惊的表情,哑口无言。

这显然很好的娱乐了Loki,他洋洋自得的翘着二郎腿,欣赏Tony傻透了的表情。

“搞不懂你在得意什么。”Tony翻了个白眼,四处看了看,装模作样的点评这间酒吧的品位,“喔,装潢很不错,我想我可以去享受一下。”

Tony到台上扭了一会儿,借着挥洒的汗水在心里疯狂吐槽,然后又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却发现那对兄弟早已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

“Thor和Loki的待客之道?我早该想到的。”Tony耸了耸肩,在临走前喝掉了桌子上放着的威士忌。“或许我应该庆幸他们好歹没要我付钱?”

转到酒吧楼上的卧室里,Loki被Thor压在身下狠狠的贯穿,眼角通红,不甘心的咬着牙骂他然后又在Thor强有力的贯穿下喘息。

“Thor!…啊…”暴烈的Alpha信息素在整个房间内弥漫,Thor本人就像个暴君一样两眼通红的注视着他的弟弟,然后用尽全力的狠狠操进去。

Loki喘得上气不接下气,Omega的本能让他在自己的Alpha身下毫无反击之力。没有被标记前他可以潇洒的扛着机枪追着他哥哥跑过整整五个街区,然后把人堵到小巷子里狠狠的踹他的肚子。

但是现在,他连闻到Thor的信息素都会软了腰,如果Thor可以放出他的信息素,那他的抵抗力就完全不成样子。只能像现在的处境一样,被扛到房间里,然后。

“你到底发的什么疯…唔。”Thor低下头堵住Loki的嘴唇,舌头粗暴的扫过刻薄的嘴唇。在他舔进口腔的时候,Loki感觉像是浓郁的龙舌兰流进了他的嘴里。与Tony人工制造的Alpha信息素不同,Thor的更加正宗,而且绝对炽热,Loki简直要醉倒在这张床上。

当Thor狠狠的突入生殖腔将彼此锁住之后,他才有空关心他的老朋友。

“你在那杯威士忌里放了什么?”Thor用手温柔的拍了拍Loki的脸,后者正恍惚着体会被锁住的快感。

“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在床上提另外的Omega吗?”Loki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手指警告的戳在Thor赤裸的胸膛上。这幅完美的阳刚身躯上所有的伤痕,其中有百分之八十都是这个不听话的Omega留下的。此时Loki的手指正抵在Thor靠近肝脏的一处刀伤上。

“放心吧,bro,”Loki露出一个挑衅一样的微笑,“我只是给他一个变得和我一样的机会而已。人总要面对现实,你说呢?”

虽然他说的义正严辞,但是Thor还是注意到了Loki严重明显的恶作剧光芒。吞了吞口水,Thor用力抱紧了他的小混球。



小剧场(?)

“我们来努力生一个小孩怎么样?”

“什么?!不!我说不!该死的…Thor!你滚开!别碰啊……”


评论(15)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