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帅还要什么自行车

吱呦呦的自行车,东倒西歪
评论即是动力!
接受点梗请务必督促我更新。

【贾尼】五秒钟 01

梗来自一篇漫画《5seconds》!中短篇,普通人AU,你们是知道我的,谈恋爱+污wwww








Tony Stark拥有一对漂亮的眼睛,又大又亮,睫毛也很长,再加上他长得可爱,小时候就一直是学校里人气最高的男孩子,把Steve都比了下去。 


这通常是一件能让家长们与有荣焉的好事,Howard Stark对此倒显得有些不安,他的妻子经常能看到Howard在书房里忧心忡忡的转圈,有时鼻梁上还会架上眼镜。


 “你怎么了,Howard?”Maria终于有一天忍不住问出了口,她的丈夫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三个小时,错过了午餐,并且如果她不进去找他的话还会继续呆在书房里。 敲门时Howard曾用不耐烦但温和的语气请Maria不要打扰他,但是Maria可不管这个。她尊重她的丈夫,但从不纵容这个永远都长不大的男孩。


于是Maria强势的走进书房,想要把这个老男孩从他的藏书中揪出去。但是一进去她就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开口:“上帝啊,你怎么了,Howard?” 


“Maria!”Howard泄气的看着他擅自进入的妻子,把手中的一本书盖上。他试图站起来,可惜失败了。因为他的周围布满了厚重的书本,而他背后的书架上少了三分之二的书。


 “你怎么进来了?”


 “因为我不想我的丈夫饿死。”Maria冷静地说,又说,“或者饿的只能吃掉他心爱的书。” 


Howard叹了口气,稍微坐直了一点。他知道他的妻子现在不太高兴,因为她的丈夫显然在隐瞒一些事情不想要她知道。 


“Well,我会告诉你的。”Howard举手投降,并且准备开始长篇大论。但是Maria制止了他。


 “除非你想要再错过晚餐,亲爱的。”Maria不赞同的摇头,伸手把丈夫从书堆里解救出来,“先去吃点儿东西,Howard,上帝知道你现在看起来有多像难民。” 


“或许我的祖先是中东人?”Howard开了个玩笑,试图让严肃的妻子露出微笑。


 “那我根本不会嫁给你。”Maria毫不留情的说,Howard却松了口气。因为Maria确实笑了。 


Howard将他错过的午餐全部塞进肚子里,然后清了清喉咙,预备和Maria谈一谈。 他要说一些和Tony有关的事情,庆幸于当事人今天不在家,Howard斟酌着开口。 “Maria,你有没有觉得Tony的眼睛很漂亮?” 


Maria自豪的微笑:“当然,所有人都那么说。” 


“不,”Howard摇了摇头,表情严峻又苦涩,“这不是什么好事,相信我亲爱的。这是…这是诅咒…” 


夫妻二人的交谈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Maria崩溃的流下眼泪,Howard沉重的叹气。他曾经试图从书中寻找拯救他儿子的答案,却失败了。他也无能为力。 


这种诅咒完全是随机继承,Tony往上数三代,全部没有继承这种诅咒,Howard当然也没有。他曾经听说他的祖先有回避诅咒的方法,但也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Maria当然不知情,Stark家族的密辛原本她就不该知道。事实上她除了痛哭也帮不上什么忙。 


但是无论多么痛苦,无论多么无能为力,两个人都没有对Tony说过。他们要求Tony蓄刘海,必须长过眼睛,也禁止Tony和其他任何人对视超过五秒。Howard是家里说一不二的家长,Maria也从来不是慈母。Tony的青春期只能照办,没人给他留下叛逆的空余。 


他们原本计划在Tony十八岁的生日时告诉他,他们的儿子身上具有怎样悲伤的诅咒,但是他们的希望注定落空了。 


Tony十七岁时,Howard驾驶的汽车卷入一场高速公路连环撞车案,Howard和副驾驶座上的Maria都葬身在那一次事故中。 


甚至警方都不知道应该要谁来赔偿。 


葬礼前夕,Tony收拾父母的遗物,才终于发现他的父母一直以来想要隐瞒的事情真相。 


真相安静地沉睡在Maria的日记和Howard的笔记中,这是两个厚厚的本子,边角泛黄。Maria的日记被她细心保护,记载下一堆琐事。Howard的笔记都显得精明,里面填满了日程安排和公式计算。 但这只是本子的前半部分。在某一天开始,两本本子都发生了转变。Maria的日记被泪水沾湿了,连字迹也颤抖。Howard的笔记中记载了非常多的文字,像是研究资料。 


Tony盘腿坐在乱七八糟的起居室里,在阳光下看着这些。他本无意涉及他父母的隐私,但是这其中牵扯到了他自己的名字,他不得不看了。 


Maria的日记: “……我不敢相信,我不敢相信这件事情真的发生在我的儿子身上!我的儿子,Tony,他还那么小,怎么可以经受这种事情!诅咒!去他妈的Stark诅咒!见鬼去吧!那是我的儿子!……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好,Howard没有找到办法,但是我们不该放弃,Tony…” 


Maria写这篇日记时显然在经受巨大的痛苦,写的乱七八糟,让Tony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他的母亲一项条理清晰,怎么会写的这么模糊不清?关于他?诅咒? 


Tony放下翻开的日记,又拿起Howard的笔记并且翻到和Maria日记中日期相同的那一页。 


Howard的笔记: “……这是随机遗传,我没有经验,我没有被遗传,我的父亲,爷爷,都没有被遗传。我的父亲那时还经历了可怕的战争,Stark的家族藏书所剩无几。上帝啊,我该怎么办,我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Stark的祖先所具有的诅咒最为强大,他能够石化和他对视的人,所有人。我找到一些书,他们记载诅咒并非完整遗传,这说明诅咒会减弱,Stark从英国迁到美国,保险计算已经有几十代了。谢天谢地,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 


Tony惊讶的睁大了眼,垂下来的刘海扎进他的眼里让他烦躁的把刘海全部捋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 


“难道我是一个美杜沙?Oh dear!”他闷闷的笑起来,继续翻阅他父母的遗物。 


Howard的一篇笔记中提到:“……诅咒并非一脉相承!诅咒的内容会转变!老天!我查到一些记载,第五代的Stark拥有灼烧与他对视的人的心脏的能力!第十二代的Stark则拥有使与他对视的人爱上自己的能力!……无论如何,这证明诅咒并非完全负面。上帝保佑Tony。” 


与Howard不同,Maria的日记中看出Maria近乎崩溃的内心:“……完全随机!天知道Tony会遗传到什么诅咒!既然是诅咒怎么可能有好的!我的儿子该如何回避诅咒?” 


“老妈,完全没必要回避。”Tony神情轻松的屈指敲了敲Maria的日记,甚至微笑,“找个人试试不就好了?” 


Howard在经过复杂的计算后发现Tony要想让他的诅咒发动,最有可能的办法就是与他人对视五秒。难怪他们要我留这娘兮兮的刘海。Tony捻了捻一缕头发,决定明天就找个理发店收拾了这乱七八糟的发型。 


然后找个倒霉鬼试试他的诅咒。 


说实话,他对此好奇的不得了。

评论(16)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