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帅还要什么自行车

吱呦呦的自行车,东倒西歪
评论即是动力!
接受点梗请务必督促我更新。

【abo】【贾尼】人工Alpha 13

夸我!完结倒计时www



13





Tony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傍晚,Jarvis坐在他身边,面前摆着虚拟屏幕,他的Alpha眯着冰蓝色的眼睛,对着和他眼睛同色的虚拟屏幕发出一个个指令,显得非常从容且游刃有余。

当然了,这本来就是他的工作。Tony想着,试着发出了一点声音。他本来想要翻个身或者更好,坐起来,可惜失败了,他的腰疼的他想要爆粗,最终只发出了一声呻吟来引起Jarvis 的注意。

所幸他成功了。

“Sir.”Jarvis一挥手驱散了虚拟屏幕,向Tony的方向低下头,试探着轻吻了Tony的嘴唇。被Tony哼哼唧唧地咒骂着接受了。

“你死定了。”Tony扶着自己的腰,在和Jarvis唇齿缠绵间吐出几个模糊的单词。Jarvis得意的微笑了一下。

最终Tony是在Jarvis的帮助下坐起来的,可惜没办法坐直,只能靠在Jarvis 的肩膀上。他还是挺累,靠着他的Alpha迷迷糊糊,任由Jarvis在他脖子上的伤口上药。

标记产生的咬痕是要留一辈子的,这就意味着伤口非常难以愈合,并且伴随偶尔的刺痛。如果想要Omega少受点儿罪,Alpha最好买点儿特效药。幸亏Jarvis办事从来体贴。

“还有一个小时可以吃晚餐,您要不要再睡一会儿?”Jarvis顺了顺Tony乱糟糟的短发,这个时候Omega已经几乎要靠在Jarvis的怀里了。他的眼皮撑不住的要往下耷拉,可是他的精神却很清醒。他睡了一天多,天才的大脑从来没有休息那么久,Tony觉得自己几乎要生锈了。

“不,”Tony恍惚的说,努力睁开眼坐直,“我要起来了,J,有没有咖啡或者别的什么?”

“我不建议您一起来就喝咖啡,对您的伤口没有好处。”Jarvis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但还是从床头柜上拿了一个马克杯。

他预估了Tony醒来的大概时间,又在这之前弄了一杯咖啡,并且还确保现在还是热的。他们两个都知道Jarvis永远不会拒绝Tony的任何要求,并且能把一切提前准备好。Jarvis小心翼翼的把马克杯放到Tony手中,并且帮助他握好。

Tony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喝了第一口,然后满足的呼出口气。“上帝啊我以为我会死在这张床上。”他心满意足的靠在Jarvis怀里,把他的Alpha当成靠枕,一口一口慢慢的喝他的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恕我直言,这属于您自作自受的结果。”Jarvis纵容Tony,他又重新调出了虚拟屏幕开始工作。之前为了Tony的发情期,他已经错过了好几个重要电话,Potts在邮件那头几乎要气疯了。想她在大洋彼岸陪一个肚子有三个篮球那么大的Omega(而且还并不是因为怀孕)喝茶,就是为了一份合同,现在事情都搞定了本部那边竟然没了联络?女性Alpha气得火冒三丈,在邮件里怒写了三千字来痛骂没有责任感的Tony Stark。

Tony凑过来瞄了一眼,立刻不忍直视的把眼神移开了:“上帝,Pepper回来之后会把我撕碎的。”

Jarvis赞同的点头,手指在其中几个单词上一扫而过:“显然,Potts小姐从未如此生气,连着拼错了三个单词。”

精明并且有一点强迫症的Potts竟然愤怒到拼错了三个单词,Tony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不得不咽下一大口咖啡来让自己镇定。

“她不能这么做,我是柔弱的Omega!你会保护我的对么,Jar?”Tony期待的看向他的Alpha,Jarvis却避重就轻的移开了视线。

“在这种时候强调第二性别?”Jarvis温和的嘲笑他,没有说帮或不帮,又调出了其他邮件来看。

Tony瞄了一眼,是无聊的账单,于是低下头继续专注的喝他的咖啡。

两个人安静的在床上消磨掉了晚饭前的一个小时,靠在一起,相邻的两只手交叠着。谁也没有开口谈论之前他们在床上干的事情,也没有再花口舌讨论标记和爱情。

那些都显而易见的住在他们的眼睛里,不隐藏也不炫耀,在每一次对视的时候闪光,熠熠生辉。

Tony捧着他的马克杯,皱着眉注视Jarvis 的脸,半晌才惊讶的出声:“我就在想哪里不对,Honey,你的眉毛呢?”

“……”



今晚原本是每月一次的披萨狂欢夜,晚餐也应该是披萨。Jarvis摸了摸Tony的屁股,就把菜单换成了清淡的汤和蔬菜。

“Hey!”Tony瞪着眼,不知道该为Jarvis动手动脚生气还是该为他泡汤的披萨生气。

Jarvis把碗端上餐桌,轻描淡写地说:“后穴肿了的可不是我。”

Tony翻白眼:“是谁的错?”

Jarvis闷声笑了几声,走过去给Tony一个吻,然后在Tony嘟嘟囔囔的抱怨里解决晚餐。

胃里好几天都没有东西的Omega饿得够呛,可是又不能多吃。为了避免一下子暴饮暴食把胃吃坏,Jarvis严格的控制Tony的食物摄入量,在Tony吃到三分饱的时候干脆利落的收了盘子。

饭后Tony在屋子里走了两圈,觉得非常无聊。Jarvis禁止他进入工作间,也不许他画图纸,他有整整一脑子的奇思妙想和灵感的火花,就准备实现了,可却被Jarvis堵住了。

“您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长时间的工作,sir,我知道您一进去就不会出来了。”

Tony抗议,可是无效,Jarvis是他的Alpha,只要Jarvis看着他,并且释放自己的信息素,Tony就无计可施了。

他该死的腿软。

因为Jarvis该死的性感!

自从有了实体,Jarvis就不怎么用口头劝说的形式了。他似乎深深地感受到了少说多做的好处,在Tony的健康问题上一步也不退。如果说不听,就强制他听话。

比如一个又一个缠绵的亲吻。

最后Tony和Jarvis讨价还价,要求在两天后获得进入工作间的许可。Jarvis看着Tony水汪汪的眼睛和红肿的嘴唇,举手投降。

现在才不到八点,天才的大脑说他从未在十一点前睡着过。Jarvis也明白Tony的习惯,要他早睡还不如让他去运动,反正对他来说这两件事是一样的让他生不如死。

Jarvis找了一部电影,两个人靠在沙发上慢慢看。这是一部个人英雄主义很浓厚的典型美国制作,时间是在二战,一个超级战士的故事。

依照Tony来看,这部电影非常无聊,简直是爆炸等级的无聊,尤其是这里面的角色让他想到两个朋友,让他只想翻白眼。

Tony只撑过了前头的二十分钟,就不再关注屏幕了。他跨坐在Jarvis的腿上,彼此拥抱,没完没了的接吻。


用亲吻和拥抱消磨掉了这个夜晚。

评论(36)

热度(282)